打雷下雨收喵

想要变强!小狐三日/鹤一期 es栗毛/薰奏

【鹤一期】守家待兔

翻备忘录看到这两个小段子被可爱到(脸扔地上
感觉自己,可能写不完……
依旧短小不精悍的800字作文,就很幼稚x




鹤丸国永x一期一振




鹤丸龟第一次见到一期兔时就明白,他恋爱了。于是他每天在森林中乱逛,试图巧遇一期兔,可是行走的速度太慢,每次都只能看到一抹水蓝色。于是他决定守株待兔,他来到第一次遇见一期兔的树下,安静地等待着…在不知不觉中就睡着了,缩回了壳中。

这是一期兔第N次发现有人(?)在跟踪自己了。他的视力很好,远远就看见了一个白色的龟壳。可是这世上有白色的乌龟吗?想到昨晚鲶尾讲的怪谈,不禁一哆嗦,转身就跑,边跑边想,刚刚不小心看到了那只白龟的脸,真漂亮啊,会有这么漂亮的龟(鬼)吗?突然有些期待明天能够再次遇见。

“兄弟!我们去冒险吧!”鲶尾兔兴奋的看着骨喰兔。
“不去。”骨喰兔是一只面瘫兔。
鲶尾趴到骨喰耳边道,“我发现了一个宝藏哦!在我们房子后面那棵树下!”
骨喰兔依旧面无表情。
正巧博多兔在门外经过,“宝藏!!!在哪在哪?”
看到博多兔激动的模样,鲶尾兔有点小骄傲,“走,我带你去看!兄弟,你真的不去吗?”
“不去。”
鲶尾兔看着无动于衷的骨喰兔,有点伤心,但还是带着博多兔出发了找宝藏了!

树就在房子后面,一期兔担心他们在森林里乱跑会迷路,曾明令禁止他们到房子后面的森林,因此他们花费了好一段时间才找到鲶尾兔说的那棵树。也看到了那棵树下白色的…龟壳?

“鲶尾,这就是你说的宝藏吗?”博多兔敲了敲那壳,没有反应。
“白色的龟壳诶!从来没有见过的东西,一定就是宝藏!”
博多兔掏出了自己的放大镜在龟壳上摸索了起来,可是什么都没有发现。
“不如我们带回去问一下药研兔吧!”说着试图搬动了下,哇!好重!“鲶尾兔,来帮我一下!”

只见鲶尾兔一直盯着来时的路。
“真是败给你了,”骨喰兔从一棵树后走了出来,脸上一脸无奈。
“嘿嘿,兄弟!我就知道你会来的!”鲶尾兔向骨喰兔狂奔,把自己挂在他身上,一脸满足状。
“我只是担心你们会迷路而已。”
“喂!你们两个!”博多兔无语地看着他们两,“快来帮忙搬啦!”
睡梦的鹤丸龟觉得自己的壳晃动的厉害,有点难受,可是今天等一期兔等了好久,好累,又沉沉睡了去。

鹤丸龟是被热醒的,他感觉自己像进了一个烤炉上。当他探出头时,映入眼帘的是一根横梁,横梁?
“哇!有鬼!”
耳边传来陌生的声音,鹤丸龟艰难的转了转头,发现自己正被一群兔子围观着,而自己,正被架在一个烤架上!

“你们在做什么?”鹤丸龟觉得现在自己处境非常危险!
“看吧,我就说火烤有用。”只见旁边一只比较大的兔子推了推眼镜。
“你是鬼吗?”他盯着鹤丸龟。
“你见过这么帅气的鬼吗!好烫好烫好烫!快放我下来!”鹤丸龟努力晃了晃身子,气急败坏的说。
“啊呀还懂得让自己受热均匀,不错呀。”药研兔摸着下巴感慨。
鹤丸龟气得直翻白眼。

“我回来了。”从门口传来一期兔的声音。
“是一期哥!”五虎兔率先跑了出去,“一期哥你回来啦!”
一期兔摸了摸五虎兔的头,“你们在做什么?我怎么闻到了一股烧焦的味道。”说着便走进了厨房,第一眼就看到了一个白色的龟壳被架在火堆上。诶??这不是之前一直跟踪我的…

鹤丸龟没想到会在这种情况下遇见一期兔,看到一期兔震惊的表情,要怎么挽救我的形象要怎么挽救我的形象要怎么…
“哈哈,吓一跳了吗?”鹤丸龟强忍着背上的痛挤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这可真是…被吓了一跳啊。”


“鹤丸先生,真是非常抱歉。”一期兔跪坐在鹤丸龟面前,握着鹤丸龟的爪子为他上药。
鹤丸龟正趴在一期的床榻上,享受着一期兔的服务。虽然龟壳坚不可摧,但鹤丸龟的身体始终是纤弱的,碰到龟壳的部位都微微烫伤了。一期兔手上的茧伴着上药的动作轻轻划过他的身体,有点痒。

看着一期兔抱歉的神情,鹤丸龟脱口而出,“你可以以身相许呀。”

没有想到鹤丸龟会这么说,一期兔微微睁大双眼,愣愣地看着鹤丸龟。

“咳,我的意思是,你可以补偿我。”

直到看到鹤丸龟脸上出现一抹红晕,一期兔才意识到自己盯着看太久了,连忙低下头,鹤丸先生的脸,真精致啊。
待回过神细想,这件事的确是弟弟们的错。

一期兔端正坐姿,“只要是我能做到的。”

“那么,可以收留我几天吗?”

“诶?”一期兔没想到会是这个补偿,“所以,你前几日一直跟着我是因为没有地方住了吗?”

“……对对对!”鹤丸龟连忙回答,他忘了自己前几日还是一个跟踪犯。

这个理由也没错,现在自己的确还未找到理想的住处。鹤丸龟抬眼看了一眼一期兔微红的脸颊,如果我告诉他是因为爱慕之情的话,他又会是怎样的神情呢?

“那委屈你了。”
鹤丸龟没能及时理解这句话。
一期兔轻轻将鹤丸龟抱起,往床榻里放了放,起身上床躺下,“虽然我们家挺大的,但我家孩子比较多,所以没有多余的房间了,跟我一起睡可以吗?”

鹤丸龟愣住了。

一期兔见鹤丸龟没有拒绝,便帮鹤丸掖了掖被子,伸手熄了灯,“鹤丸先生,晚安。”

沉寂许久,鹤丸龟的身体突然抖了抖。这可真是吓到我了,鹤丸龟将脸埋在枕头里,努力抑制自己的笑意。

直到听到身边沉稳的呼吸声,鹤丸龟缓缓伸出手,牵住身旁人的手,一期兔动了动,没有挣脱。

今日以前,鹤丸龟从未设想过这种状况,他最初,不过是想离一期兔近些罢了。而现在,心心念念的人正躺在身旁,触手可及,他将另一只手放在心上,却没有感受到预想中的那般小鹿乱撞。

鹤丸龟感受着自己沉稳规律的心跳声,微微勾起唇角,这可是你自己送上门的,一期兔。虽然我追不上你,我不会松手的。

“晚安,兔子先生,明天见。”


(想继续写下去但觉得自己太懒不会写也太蠢写不出来了先打个完x )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