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雷下雨收喵

想要变强!小狐三日/鹤一期 es栗毛/薰奏

【凛绪】关于吃醋

短篇文笔渣流水账。

梗出自决斗祭。

梗是好梗,我写出来就是没营养了(。)

感觉有点ooc,不过倒是觉得凛月挺攻的2333

满足一发自己的手瘾,慎看!

最后!求扩列表好吗qwq这里吃凛绪/泉真/零晃/涉英/leo司不拆!求不嫌弃的小伙伴!可以日常随意投喂脑洞的那种!



关于吸血

鲜艳的小血珠渐渐形成,红的深邃,真绪就这么呆呆的看着自己的手指,思绪飘到前几日的B1决斗中。

“转校生的血闻起来好香,可以让我舔一下吗?”

真绪凑近自己的手指,嗅了嗅那小血珠,没什么气味。小小舔了一口,铁锈味布满口腔,说不上难吃,但也不好受,可是,“哥哥不喜欢血里的铁锈味,我却觉得非常美味呢。”

血液又在手指上一点点滲了出来,我的血铁锈味也挺浓的……凛月从未提起过想吸我的血。真绪心底挫败感油然而生,想起凛月与转校生谈笑风生的场景,心里异常的难受,我这是怎么了……

一张创可贴落在了真绪的手指上,小血珠瞬间被吸收。真绪看着做完这一切的凛月,“怎么受伤了?”凛月敲了敲真绪的脑袋。

“看你一直在发呆压根就没想要处理这小伤口,害得我到校医室跑了一趟呢真绪!”凛月揉了揉眼睛,显然是刚醒过来不久。

“为什么呢?”真绪低下头,像只失宠的小狗一般,散发着我不开心的情绪。

“什么?”凛月靠在真绪的课桌上,细致地用创可贴将真绪的手指无死角包紧。

真绪盯着手上的创可贴,沉默许久,突然觉得自己太傻,这有什么可纠结的,他抬头回给凛月一个笑容,“没事啦!创可贴,谢了。”不就是凛月比较喜欢转校生而已嘛,也就这样而已……

凛月看着真绪比哭还惨的笑容,神情严肃了起来,他牵起真绪的手,半拽半拉走到了教室外,“怎么了。”

“哎呀真的没什么啦,最近事情太多了,有点烦。”真绪顾左右而言他,不敢直视凛月的眼睛。

“真绪。”

真绪是真的不想说,他觉得自己太过幼稚,这有什么好争宠的。可是凛月就这么看着他,喊着他的名字,一股委屈涌上心头,他把头靠在凛月肩膀上,双手轻轻抓着凛月的衬衫,不想让凛月看见他现在的表情。

凛月明显的愣了一下,他感受到了肩膀上微微的湿润。

凛月笨拙的摸了摸真绪的头,“学生会很烦吗,那就把事情扔给一年级的小鬼嘛。”

在凛月看来,能让真绪烦恼的,也只有学生会了。他轻轻拍着真绪的背,试图让他平静下来。

“笨蛋凛月。”

“嗯。”凛月抿了抿嘴,应下了这一声。

“大笨蛋。”

凛月还是忍不住敲了下真绪的头,“不要以为我宠你就可以放肆了,爱哭的小真绪。”

“我这只是生理反应!”真绪难得表现出了孩子气的一面。

“好好好,我困了,可以陪我去买瓶可乐吗。”这是个肯定句,凛月已经强行牵着真绪准备下楼。

真绪哼了一声,脸上却露出了笑容。他没有看到,凛月也微微勾起了唇角。





关于迟到

“朔间凛月,这是你这周第三次迟到了,再有下次叫你家长来领人吧。”门老师面无表情看着站在教室门口的凛月。

“下次不会了。”

凛月慢悠悠地走回了座位,转头巡视了下,眼神定格在正把脸埋在书本里的真绪。第三天了,真绪一个人走了。

他太忙了吗?凛月想到前几天真绪因为什么事而烦恼的样子,果然是因为事情太多了吧,凛月安慰自己。

下课期间。

“衣更,外面有人找。”

眼神跟随着真绪的步伐,凛月看到了转校生的身影。说起来,trickstar和转校生的关系甚是亲密呢。真绪背对着他,他看不到真绪的表情。反观转校生脸上的表情有些微妙,这气氛,像是要表白?!凛月心底警钟大响,迅速的走到了真绪身旁,一脸正经假装偶遇,“转校生这么巧,有什么事吗?”

真绪被突然出现的凛月吓了一跳,反观转校生却是一脸歉意,“朔间同学对不起,我…唔”真绪紧张地捂住了转校生的嘴。

凛月的脸色瞬间黑了下来。他瞪着真绪捂着转校生的那只手,冷冷说了句放下。紧接着牵过真绪另一只手转身要走。而真绪则是一脸错愕,任凭凛月牵着自己走。转校生也是一脸懵,呆呆地看着他们离开。

凛月牵着真绪径直走到了洗手间,“洗手。”

真绪不太明白目前的发展,“凛月,怎么了吗?”虽然有点不明所以,但他没有反抗凛月,他明显感受到现在的气氛有点低气压。

“你在生气吗?”真绪从镜子里看着凛月面无表情的脸。

“你在生气吗?”凛月反问。

真绪微微睁大了眼睛,凛月发现了吗,发现自己对他那不一样的心思。

“第三天了,真绪。”凛月抬起双眼直视镜子中的真绪,“是我做错了什么吗?”

真绪还来不及回答,便看到身后的同学正在用异样的眼光打量他们。真绪从镜子中看到凛月正将自己圈在怀里,双手搭在他的手上。更怪异的是现在的场所,是在洗手间啊!真绪来不及害羞,转身推开了凛月想要离开。但却下意识的牵住了凛月的手,“换个地方。”

教室外。
凛月就这么沉默地看着真绪,等待着真绪的解释。真绪却抛出了另一个问题,“刚刚,为什么突然生气了?”

“我不喜欢。”凛月低头揉了揉真绪的手指,“我不喜欢你和其他人那么亲近。”

真绪没想到凛月会踢回一个直球,他的思绪有些发散,凛月的话是我想的那个意思吗?突然手上一阵阵痛,凛月发现真绪竟然开始发呆,用力抓了抓了真绪的手。

回过神来的真绪有些尴尬,开始支支吾吾,原来是因为真绪在决斗祭上不小心听到凛月与转校生的对话。凛月说希望转校生能在早晨叫他起床。

真绪听不出这话究竟是真心的还是开玩笑,他有些伤心,毕竟每天叫凛月起床,与凛月结伴上学的人是他,这是在嫌弃他的意思吗。纠结许久后真绪还是决定去拜托转校生关于早晨到凛月家叫醒凛月一次。他不知道自己为何要这样做。他也不想知道。

但没想到会让凛月反应这么大。“早上,转校生是来向我说抱歉的,她不小心起迟了来不及去找你,她让我向你传达一声抱歉。”

“开玩笑的。”
凛月认真地看着真绪双眼,“我那是开玩笑的。”接着像是松了口气一般,将真绪抱入怀中,“竟然只是因为这么一件小事,你成功吓到我了呢真绪。”

“话都是你在说。”真绪的声音听不出什么情绪。

凛月只是收紧了双臂,“我只要有你就可以了,真绪。”

“回答我,真绪。”

“知道了。”

“我是认真的。”

“啊啊真的知道了你怎么比我还啰嗦!”

“因为没想到我的真绪这么爱吃醋啊~”

真绪看到凛月向自己眨了眨眼,气不打一处来,“谁是你的啊混蛋!”

真绪回到教室坐回自己的位置上,他静静地趴在桌子上,感受着心脏的快速跳动。

事情,好像开始往不一样的方向发展了。



评论(14)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