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雷下雨收喵

想要变强!小狐三日/鹤一期 es栗毛/薰奏

【小狐三日】天真的另一面

烂…烂尾了OTZ
明明就是两个小孩为什么想这么多??
完全没有把当初看超人回来了那可爱的互动表达出来……
写的我自己都混乱了用词也特别小学生……
不管了,我爱小狐三日!我爱他们!(输出全靠吼)
总之看起来一点都不甜慎看吧……













“住手!你们在做什么?”长谷部拉开在地上纠缠着的两人。
“小狐耍赖!他明明说让先手!”
“我那是正当防御!”
“我都还没有接近你!是你反应过剩!”
“我那是预判动作!”
“明明就是你嫌弃我不让我碰!”
……
三日月与小狐丸叽叽喳喳争论不休,“停!”长谷部一脸烦躁,他只想安静的当个裁判。

此前空旷的手合场只传出凛冽的刀剑声,小狐丸和三日月打的起劲,两人无论是姿势,力度,还是技巧,都不相上下。

长谷部还在感慨着后生可畏,就看见三日月摔倒在地,紧接着就是眼前这幕。

不过是一晃神,长谷部并不清楚刚刚发生了什么,只是争吵声尤为刺耳,他不耐烦的喊:“等等主命回来看到你们为了一个手合争吵肯定会不开心的,给我和好!”

毕竟是lv99的刀,迫于威严之下,三日月与小狐丸没有继续争吵。

小狐丸看了一眼三日月变得有些脏乱的衣服,刚刚的确是他的问题,三日月突然近身攻击让他措手不及,以致动作过大使三日月差点被刀划伤,三日月为了躲避而摔倒在地。

三日月的靠近,让他心底莫名窜出一股火,或是因为三日月,或是因为他自己。

他不希望因此和三日月之间有隔阂,“三日月,对不…”
“不原谅小狐丸!”三日月鼓起了腮帮子,转身跑走了。
小狐丸有些无措的看着长谷部。
“你们是在吵架吗?”
小狐丸垂下眼皮没有说话,他知道不仅仅是今天的问题。

长谷部不知道两人发生了什么,习惯性支招,“去找些他喜欢的东西讨好他吧。”长谷部摸了摸小狐丸的头。
这两把新刀来到本丸不过寥寥数月,当时主命看到他们时激动的心情足以表达对着他们的重视,可这两个小孩,哎…

几日过去了,两人间的氛围依旧不冷不热,小狐丸没有去找三日月赔礼,三日月也没有任何表态,两人像是陌生人一般。

长谷部一直在观察两人,发现自那天起,两人间完全没有交集,就算坐在同一张饭桌上,也没有正眼看过对方,他不禁哀叹。

他在厨房找到了小狐丸。小狐丸正蹲在一盘油豆腐前发呆。

“小狐丸,”长谷部走到他身旁,“怎么在这里发呆呢?”
小狐丸也看到了长谷部进来,虽然他很不想与长谷部交谈,这会让他想起前几天的事。但还是出于礼貌,“长谷部哥哥,我在想事情。”

小狐丸把双手撑在下巴上,他在想前几天长谷部说的,要找三日月喜欢的东西去讨好他。
可是他发现,他不知道三日月喜欢什么。他有点惭愧,明明和三日月在一起几个月了,自己却一点都不了解他。

这几天他一直在悄悄观察三日月,但三日月对一切事物态度都表现的异常冷淡,他什么都没有发现。他也萌生过直接去问三日月的想法。只是他不敢,他觉得三日月还在生气,他不知道该怎么办。

“长谷部哥哥,我不知道三日月喜欢什么…”

听到这句话,长谷部不禁感到欣慰,还是在意三日月的啊,还好,那一切还可以挽救。

不过他也不清楚三日月的喜好…“不如,就拿眼前这盘油豆腐如何?”

他记得,一个月前三日月每天都要来厨房蹲点,看到新鲜出炉的油豆腐时是一脸的兴奋,每次都会打包带走许多。

小狐丸还在发愣,长谷部就将那盘装好的油豆腐放到他手上。“去找三日月吧!”
看着长谷部自信的眼神,小狐丸也决定破罐子破摔,或许三日月真的喜欢油豆腐呢。

话是这么说,小狐丸还是有些心虚。他在走廊上徘徊,像是迷路了一般。

正巧一期一振经过,“小狐丸,你要去哪吗?需要我带你去吗?”
“一期哥哥…”

一期蹲下身子摸了摸小狐丸的头,“小狐丸怎么了,有什么我可以帮到你的吗?”
“请问…你可以帮我把这盘油豆腐拿给三日月吗?”
“诶,为什么小狐丸不亲自给三日月呢?”一期一振看出了一点端倪,场景太过相似,弟弟们偶尔也会吵架。
“三日月生气了…”小狐丸低下了头,然后将前几日手合场的事复述了一遍。
“这样,小狐丸觉得自己做错了吗?”一期又摸了摸小狐丸的头。
小狐丸眼睛闪了一下,又暗淡下去,“我不知道,可是三日月生气了,我不想要他生气。”
“为什么送油豆腐呢?”
“油豆腐是世界上最棒的东西了!我最喜欢了!”小狐丸眼睛又跳出了光芒,“虽然不太清楚三日月喜欢什么…长谷部哥哥说三日月会喜欢油豆腐的!”
“诶,长谷部吗?那应该是没错的。但是,如果这盘油豆腐由我拿去给三日月的话,三日月还是不会高兴哦。”一期端正了身子说,“如果小狐丸不是亲自给三日月赔礼的话,三日月还是会生气的。”
小狐丸一脸苦恼。
一期一振看到这情形忍俊不禁,“来吧,我陪你去找三日月。”

三日月不在房里,一期又陪着小狐丸在本丸寻找。终于在马厩找到了三日月,就看到了这么一出。

“三日月殿下!不可以纵容兼桑!”国広气急败坏的对着三日月说。
和泉守正慵懒的躺在屋外的稻草上晒日光,“啊,真舒服,小三日月我再躺一会儿就换班噢。”
“哈哈哈,好。”三日月笑着推了推国広,“堀川也可以去休息哦,我可以照顾好马儿的!”
“不行!这真是太麻烦三日月殿下了,请不要这样…”
“堀川也嫌弃我吗…”三日月一下就变得沮丧了起来,眼角依稀泛着泪光。
“啊不是的不是的!我怎么会嫌弃三日月殿下!”国広顿时变得无措,自己竟然吓哭了小朋友,怎么办…

他急得在原地转圈,“国広你竟然吓哭了小三日月!”和泉守单手撑着脑袋躺在稻草上,戏谑的看着手忙脚乱的国広。
而国広也感到非常无力,不想理会和泉守的调侃。

明显感受到了气氛的变化,一期一振觉得该自己出场了。刚准备开口的他…
“诶,一期殿下,你怎么会来这里?”国広突然看见向自己走来的一期一振。
“……我是陪小狐来找三日月的。”
“噢!三日月殿下吗!在里面哦!”国広变得精神了点,看着一期的眼神像是看着救世主一般。
一期看见已经打起精神来的国広也就放心了,带小狐找三日月要紧。

三日月明显是听到了外面的动静,一个人躲在了装着稻草的箱子后面,没发现自己的袖子正显眼的露在外头。

进入马厩的小狐丸一眼就看见了三日月的袖子,本想走近的他突然意识到,三日月是不是在躲着自己。
他不知道自己是否可以靠近,轻声喊了一句:“三日月…”
一片寂静。

一期也看到了躲在箱子后的三日月,也看到了小狐丸明显变得沮丧的脸,但他只是推了推小狐丸,笑着对着小狐丸做了一个加油的手势。

犹豫不决中,小狐丸还是向三日月走了过去。他蹲在三日月身旁,手上举着装着油豆腐的盘子。
“三日月,吃油豆腐吗?”
三日月把脸藏于手掌中不予理会。
“三日月…”或是因为委屈,小狐的声音听起来像是哭过一般。

像是被小狐的嗓音吓到,三日月急忙抬起头看小狐怎么了,眼里带着一丝担忧,小狐可是重伤手入都没有喊痛过。
三日月的眼神带给了小狐丸希望,像是赔罪讨好,小狐丸又绽开了笑颜,“三日月,吃!”

三日月见小狐并无异样,以为他又在捉弄自己,三日月生气地推开了盘子。
盘子没有落地,小狐丸很好的护住了它,正当三日月以为小狐丸会生气时,
“哇呜呜呜…”
豆大的泪珠从小狐丸眼角滑落。
不仅三日月吓到,连在一旁的一期一振也被震惊,慌忙走上前把小狐丸搂进怀里。
“怎么了,怎么哭起来了?”一期一振一下又一下轻拍着小狐丸的后背。
小狐丸边摇头说没事,但眼泪却一直止不住,手中紧紧抓着盘子。

在马厩外的和泉守和堀川明显也听到了屋内的动静,堀川一脸担忧的神情。
“没事的,”和泉守拉住了想往马厩走的堀川,“学习做‘人’方面,我们还比不上小狐和三日月呢。”

屋内,一期一振半跪着,让小狐丸坐到自己的腿上。
“三日月,可以告诉我,为什么生小狐丸的气吗?”

或是以为一期一振要对三日月说教,小狐丸急忙站起身子挡到三日月前面,“三日月并没有做错什么,他…”

“小狐丸,你讨厌我吗?”

小狐丸转身瞪大眼睛看向三日月,“怎么可能!”

“那为什么要哭呢?为什么一直躲着我呢?”三日月垂下了眼皮,“因为那件事吗。”

不过是一件小事。
三日月在短刀们面前亲了一下小狐丸,在药研正在为大家科普现世关于爱情的知识时。当即周围的短刀们便开始起哄,“结婚!结婚!…”

小狐丸的脸哄一下就变得通红,他推开了三日月,大喊:“不要开这种玩笑!”然后就跑走了。
他没有发现,三日月的脸色很难看。

接下来几日,凡是三日月停留的地方,小狐丸都会逃走。就算三日月强行巧遇想与他解释那日的行为,他也会有诸多借口逃脱。

三日月也被小狐丸的行为气到了,决定再也不理会他。

接下来三日月也履行了自己的想法。他和小狐丸整整一个星期没有任何交集。

只是夜里再也没有人与他说笑谈心了。虽说在这本丸,三日月的确只是个孩子。但有的却不只只是孩子的天真,在历史的长河漂流已久的他,怎会不明白人世间的感情,怎会不懂自己对小狐丸的感情。

小狐丸与三日月是一先一后来到本丸的,中间不过只隔寥寥几分钟。

三日月初次见到小狐丸时,他便被小狐丸吸引,或是因为那柔顺的长发,或是因为藏着光芒的红色眼眸。带着一些小孩子的心性,他认为小狐丸一定也会喜欢天下五剑中最美的自己。

所以他才毫不忌讳的亲了小狐丸,他想,小狐丸会不会激动的亲回来,或是害羞的向自己表白,三日月心中泛起粉色的涟漪,他想了许多,唯一没有想到的,是小狐丸会推开自己。

直至那次主命安排的手合,三日月想,这大概是他们之间所剩无几的交集了。所以他拼尽全力,只希望在小狐面前能留下一个比较…比较帅气的印象吧。这样,不管发生什么,小狐应该不会忘了自己。

他也没想到最后会和小狐丸吵架。但看到小狐丸这般小心翼翼,像把自己当瘟疫躲闪,内心的委屈被无限放大。

我只是…只是喜欢你啊。


“那件事?”一期一振突然想起,前段时间药研向自己定期报告关于短刀们日常生活,其中,好像就有关于三日月和小狐丸的事。

原来罪魁祸首是自己弟弟吗,“三日月,如果是因为我弟弟们的调侃让你不愉快了,请允许我郑重的向你道歉!”

“不是的一期哥哥,不关小短刀的事。”他们不过是导火索,该来的总会来,只是时间问题罢。

小狐丸终于放下了手上的盘子,他抹了抹脸上的泪水,“一期哥哥,可以请你出去一下吗?”

他把盘子递给一期一振,哭泣过的双眼看起来散发着野性的光芒,一期一振若有所思,“好,有事要叫我哦。”他笑着走出马厩,顺势把门给带上了。

小狐丸走到三日月身旁牵起了他的手。被三日月挣脱了。

他又牵起了三日月的手。
一次又一次。
三日月终于没有再挣脱,只是盯着小狐丸。

“三日月…”小狐丸将三日月的手放到自己胸前,双手轻轻摩挲着,“我知道我很笨,但是你的心意,我明白的。”

“我啊,从很久很久以前,就知道三日月的存在了。我一直都在观望,我与你同出一人之手,究竟是怎么样的一把刀,才能背负天下五剑之一,世上最美的剑此等盛名。”

“或许这就是命运,我终是被你惊艳了,在你来到本丸的那一刻。”

“我想与你结交,与你在树下切磋,与你在战场上披荆斩棘。”

“所以我一直努力,想要追上你的脚步。我拜托主上将我两的日课放在一起,这样我就能有很多的机会。”

“在你身旁,无论哪一方面,我都显得捉襟见肘。若不借此机会,我怎能高攀得上。”

“后来,我真的很开心。因为你也看到我了。”

“每次出阵回来时,总能看到你在门口等我,对我说一句‘欢迎回家’;远征因各种原因耽误时,你会为我暖好被窝;更在不慎负伤时,会全天候守护在我身旁。”

“小狐我何德何能,何德何能。”

“你能的!”三日月急忙说出口。

小狐只是笑了笑,“我知道你对我好,但我却从未奢望过你会对我产生不一样的感情。”

“说真的,我有点害怕。”小狐伸出手抱住了三日月,在他耳边呢喃,“人世间的感情这般复杂,若是哪天我让你伤心了,那该如何是好。”

“可是我才发现,你不理我,那才是我最害怕的事。刚刚是我失态了,一想到你再不愿意理我,眼泪就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对不起,对不起。”

“我现在开始亡羊补牢,还来的及吗?”

三日月没有说话,只是把脸埋进了小狐丸的脖颈里,点了点头。

已是日落时分,和泉守依旧躺在稻草上偷懒,他看到了三日月和小狐丸手牵着手从马厩走出。

一期一振刚被主上叫走,似乎是什么十万火急的事。

“三日月,不帮我照顾马儿了吗?”

“哈哈哈哈先不做了,和泉守自己也要努力噢!”三日月做了一个加油的手势。

和泉守依旧慵懒的躺着,并不打算行动,只是向三日月挥了挥手。

看着三日月和小狐丸并肩向本丸走去,一路上有说有笑毫无隔阂,“果然还只是个孩子啊。”

正是本丸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


“兼桑,三日月殿下已经走了,你不能再偷懒了!!!!”

end

“主上,请让我跟弟弟一起去修行吧!”一期依依不舍的抱着准备出门的乱,“要是吃不饱穿不暖遇到坏人那该怎么办呢!?”

“我会照顾好自己的!一期哥放心吧,我会变的更强回来的!”乱内心os:我要去找新的小裙子啦!

“什么??你说平野厚五虎退也要单独出去??!?!”
一期一振发狂中。


“小狐丸,如果是我出去修行,你会想我吗?”三日月一脸期待看着小狐丸。

“怎么可以!?我要跟你一起出去!”小狐丸扑向三日月,“我们要一直在一起!!”

“哈哈哈好。”

评论(3)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