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雷下雨收喵

想要变强!小狐三日/鹤一期 es栗毛/薰奏

朦胧

其实是肝髭切和膝丸的时候写的
连队的夜战弟弟不能一刀砍哎
小学生文笔介意慎w




这一次的远征,主上需要四支部队,于是浦岛被分到了第三小队。
准备上战场时才能看到队友,浦岛左顾右盼,希望看到某个身影,呀,乱也在呢,真好。

这次依旧是和粟田口一起出战。“听说这次是要找到两把平安时代的刀,主上说我们都是欧洲刀!一定会找到的!”乱看起来非常兴奋。他真的非常喜欢人多的场合。

第二小队即将要回来了,一期哥不厌其烦的重复着注意事项,我看着有些羡慕。忽然看到乱直勾勾盯着我,“怎么了吗?”我笑着问。乱走过来大力的拍了拍我肩膀,“这次换我罩着你哦!”“哎呀呀龟吉要掉了!”乱的笑容非常甜。

不知怎么的,这一次在战场有些力不从心,从前能一刀砍的敌军如今都只能划破他的兵甲。“找到你了!”乱再一次及时出现在我身前,“浦岛君是因为我刚刚说完罩着你才故意放水的吗?!”乱开玩笑说道。“被你发现了!不过我可是虎彻啊!”我摆出一张自认为非常帅气的脸,转身砍倒了准备偷袭我的敌军。“哟!真厉害,一起打倒对方吧!”乱站到我身后。

我握着刀的手有些发软,刚刚那一击,像是把全身的力气都用完了。还好,远远就看见萤丸带领着第四部队向我们走来。可以回去了,我松了一口气。

回到本丸后,我依旧感到身体有些不适。主上说我是疲劳度太高了,准了我一天的假。

我拖着疲惫的身体准备回房,“哇啊啊啊啊!”身体突然悬空,回头发现是乱。“诶!?乱你在做什么!?”乱似乎想要抱起我的样子,可我们都刚从战场下来,已有些累了,于是他气鼓鼓的说,“你生病了!要去手入室!”便牵起我的手准备往手入室拖。诶…!乱牵着我的手!!脑袋有点晕,我已经分不清是因为什么了。

“弟弟他怎么样了!”我迷迷糊糊中听到了两位哥哥的声音。“听说是现世一种名为发烧的病,刚刚主上已经过来看过了,说只要等等醒来吃一次药就可以了。”这是…乱?我努力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束金黄色的马尾。“弟弟醒了!”二哥向我扑了过来,“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喉咙干渴的说不出话,我只能摇了摇头。

大概是发现了我的异状,乱立刻倒了杯水给我,是温的。我看了眼,是乱的保温杯,有点舍不得喝完这杯水。大哥一直在旁边和乱碎碎念,“谢谢你啊小乱,我和蜂须贺都没有发现浦岛的异状,辛苦你了都陪着他一天了,要不去休息一下吧。”乱笑着摇了摇头,“没关系,我喜欢浦岛君啊,照顾他很开心。”

哦这样啊…!!??等等我刚刚听到了什么!!??我瞪大了眼睛看着乱,“怎么,浦岛君觉得很奇怪吗?我喜欢你这件事?”
“不…不是的…我只是…”我脸红的说不出话来。想找哥哥求救却发现,二哥就被大哥拉出手入室了。“还是说,浦岛君不喜欢我?嗯?”乱看起来依旧笑眼盈盈,可是却透露着一股认真劲。

“不!不是这样的!我喜欢你!我一直都很喜欢你!真的…从一开始就…”这大概就是主上常说的,狗急跳墙?是这样用吗?

乱的表情看起来没有变化,我却看到了他眼底的笑意。“好的我知道了!不过浦岛君还是要乖乖的休息,来先把药吃了!”

我就这样看着乱,我们之间好像什么都没变,但似乎还是有什么发生了变化。

“啊,恋爱的酸臭味啊。”刚走进手入室给乱与浦岛送饭的长谷部如是说道。

评论

热度(13)